懸疑題材成網劇“香餑餑” 體量篇幅效仿美劇

隨著“一起爬山嗎?”成為最新的社交貨幣,網劇《隱秘的角落》在最近半個月內引發了高熱度的討論。從劇中的人物性格到演員的表演,從創作的表達方式到劇情引申出的社會問題,這部僅有12集的懸疑網劇將懸疑劇、短劇等具體的網劇類型推到劇集市場的舞臺中央,成為新的流量風口。

觀眾們經歷了連續劇從20集左右發展到60集以上,也習慣了以青春、古裝為主要類型的劇集市場。在這樣的背景下,小體量的懸疑網劇并非常規的“爆款”候選者,在各類熱播榜上拔得頭籌的《隱秘的角落》,正啟迪著網劇發展的各種可能。

懸疑題材成網劇“香餑餑”

懸疑并不是一個天然受到消費和資本市場關注的網劇題材。從營銷端來看,今年一季度的劇集中,獲得20個以上品牌贊助的均為現代都市劇;從制作端看,古裝、仙俠類型的劇集獲得高成本加持的概率更大。為打開懸疑網劇市場,制作方最初傾向于借助大IP和流量明星的力量。如2014年的《暗黑者》改編自暢銷小說,2015年的大IP改編劇《盜墓筆記》選擇了李易峰、楊洋等流量明星。

此后,隨著《白夜追兇》、《無證之罪》等懸疑網劇成為爆款,在沒有流量明星參與的情況下,平臺自制懸疑網劇逐漸以高品質獲得了市場的廣泛認可。2018年,懸疑題材的平臺自制劇數量接近40部,成為視頻網站的重點開發類型。愛奇藝順勢推出“奇懸疑劇場”,針對懸疑類型下的強黏度用戶,推出以“懸疑”、“探險”、“警匪”為標簽的自制短劇。

《隱秘的角落》所屬的愛奇藝“迷霧劇場”就是從“奇懸疑劇場”升級而來。該劇場共包括6部懸疑題材短劇,目前已播出的《十日游戲》和《隱秘的角落》分別獲得7.3分和8.9分的豆瓣高分,《十日游戲》在開播后也長期位列愛奇藝熱度榜前三。出色的開端也讓后續等待播出的劇集獲得了更高的關注度,據百度指數的數據顯示,在《隱秘的角落》上線后,“迷霧劇場”中《沉默的真相》和《非常目擊》兩部劇的搜索指數均出現大幅攀升。

同時,優酷也加入了自制懸疑劇的行列。在上個月公布的片單中,優酷“懸疑劇場”共包括14部劇。首部上線的《失蹤人口》在熱度和評分上并未打響頭陣,但其片單儲備和涉及元素的豐富度更高,具有更強的后勁。

相較于愛奇藝對懸疑推理的“專一”,優酷則更傾向于以懸疑為基石進行更為多元的延伸,其懸疑故事融入了刑偵、科幻、校園、愛情等元素。慈文傳媒(002343.SZ)創始人馬中駿曾表示,這類“懸疑+”的創新模式突破了題材限制,能夠滿足觀眾的不同需求,懸疑劇的衍生細分類型具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早先涉足懸疑類電視劇的慈文傳媒在“懸疑+”的實踐中積累了一定經驗,如《青盲》、《謎砂》等電視劇加入了刑偵元素,《五號特工組》、《勝算》等電視劇則結合了諜戰主題。馬中駿認為,“懸疑+”的模式決定了懸疑題材可以在其他領域進一步豐富,更能夠形成有深度的故事。

體量篇幅效仿美劇

由于視頻平臺不會受到集數和單集時長的限制,網劇的創作者在謀篇布局上擁有更大的自由度。即便是同一部劇,每集的時長也可能出現較大差異,如《隱秘的角落》第一集和第二集的時長分別為77分鐘和37分鐘。無需考慮時長后,劇情的節奏可以更加服務于藝術創作本身。

但在集數上,懸疑網劇卻不約而同地選擇了12集的體量?!侗I墓筆記》、《無證之罪》、《唐人街探案》等此前收視效果較好的懸疑網劇,完結不久的《失蹤人口》以及愛奇藝“迷霧劇場”的所有網劇均為12集。這個體量的連續劇對中國觀眾來說并不熟悉,而更接近于美劇、日劇的常規篇幅。愛奇藝在“迷霧劇場”的介紹中也指明,該劇場系列中的網劇是對標美劇的精品化內容。

對標美劇的做法一定程度上緣于目前國內劇集市場制播環境的變化。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研究員張慧瑜向第一財經記者介紹道,短劇對中國來說是一種新形式,以往國產電視劇是拍攝完成后打包賣給電視臺放映,而美劇為邊拍邊播,且多按“季”來延續故事創作。如今,更多的連續劇在互聯網平臺上播出,也使得短劇的投資主體變為互聯網平臺和網劇公司,網絡平臺的用戶也更趨年輕化、個性化,這些都為網劇提供了和以往電視劇大相徑庭的制作和投資環境。

大幅“瘦身”的國產連續劇也獲得了較為理想的播出效果,網友對這一體量網劇的評價多為“質量穩定”、“緊湊精煉”,避免了節奏拖沓、情節注水等國產劇的老問題。但集數少必然會造成單集成本的上升,對制作團隊來說會產生不小的壓力。

對此,有影視公司負責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一直以來國內連續劇都是按單集報價,集數越多,則總價越高,播出平臺也需要盡可能多的集數來保持收視率和熱度,“但付費習慣養成以后,售賣網劇的規則可能會被改變,以后好劇說不定可以一部一部賣。”在該負責人看來,在目前的市場環境下做短劇,主要目標是為了培養用戶的消費習慣,當用戶習慣為優質網劇掏錢時,商業模式就有了可調整的空間。

從消費者角度而言,動輒60集以上的長劇未必都受歡迎,除非劇本精良,否則觀眾會覺得劇情拖沓,甚至看到一半就棄劇了。與其如此,不如將劇本打造好,邏輯嚴密,集數控制在20集以內,這樣觀眾也會有緊湊感,更愿意點擊觀看。

同時,制作較好的自制網劇也會帶動超前點播模式,這也是平臺收費渠道之一。超前點播模式讓網劇產生的收益與質量掛鉤。有視頻網站工作人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平臺在設置超前點播時,一般會選擇口碑好的自制獨播劇,在劇集上線后會先看看數據和發展趨勢,根據數據來決定是否設置超前點播,有些播到中期才“出圈”的劇也可以臨時設置。比如目前正在熱播的《民初奇人傳》就是愛奇藝的獨播自制劇,該劇以緊湊的劇情、反轉又反轉的故事發展引人入勝,加上歐豪、譚松韻、秦嵐等演員陣容,使得這部群像戲非常精彩,這也使得愛奇藝平臺啟動了該劇的超前點播模式,收獲了不俗的點擊量和收益。且在超前點播模式的運作上,平臺還采取了不能直接購買最后一集的模式,而是必須一集一集往下付費超前看,這也使得該劇后半部分的超前點播有收益保障。

故事的核心功能

除了讓小體量匹配懸疑劇的快節奏外,要生產一部優質的懸疑網劇還有劇本、敘事、人物、剪輯、視覺等大量細節需要把握。近幾年的懸疑題材網劇采用了不少倒敘、時空轉換、蒙太奇、多元視角等偏美劇的敘事手法和剪輯方式,在借鑒美劇的過程中擺脫傳統的線性敘事模式和二元對立的人物結構。國產網絡懸疑劇正在全方位地向美劇靠攏。

在張慧瑜看來,國產網劇模仿美劇的做法有一定的環境因素,中國觀眾在網絡普及后逐漸對美劇熟悉起來,創作者在塑造人物、設置情節時也難免帶有美劇的影子。在此基礎上,國產網絡懸疑劇如何形成自有的特色呢?張慧瑜認為,這需要網劇與國內具體的現實空間相結合,“其實以《隱秘的角落》為代表的一批新劇已經實現了從中國現實主義的刑偵劇向暗黑劇、黑色電影的轉型。只是這種敘事策略還是要和中國的國情結合,尤其是現代題材要和當下的人物、制度等結合起來。”

除了懸疑劇的表現形式外,也有不少從業者強調了劇本故事的重要性。慈文傳媒副總裁趙斌曾表示,不論哪種細分類型的懸疑劇都很難駕馭,懸疑劇依靠的就是故事中縝密的思路、嚴謹的邏輯,因此劇本是懸疑劇的核心,只要故事過硬,其余都可以依靠外力解決。同時,趙斌也提到,未來原創劇本的數量會逐漸追上IP改編劇本的數量,劇本定制的能力將會進一步強化,讓劇本能從根源上更適合影視化。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不少美劇、英劇的短篇內容,就是邏輯非常強的懸疑或反轉劇,引人入勝,這樣硬核的故事,配以演繹到位的演員,做強內容。

馬中駿和中國懸疑小說作家蔡駿則都對懸疑作品的垂直性提出了要求。他們認為,內容創作者不需要過多關注受眾的喜好,不能要求作品在“懸疑+”的指導下集中所有元素,吸引盡可能多的人群。創作者應當找準故事的垂直群體,關注故事本身的價值。

以低成本著稱的懸疑網劇“不思異”系列便印證了故事對劇集效果的絕對影響。受到經費的限制,懸疑劇《不思異:電臺》僅拍攝了13天,共16個場景,最后制作出了12集網劇,每集時長為5~10分鐘不等。在表現形式上,創作團隊盡可能簡化了場景調度和畫面呈現,借用其他劇組未拆的場景拍攝,還以演職人員代替專業設計師來制作道具。

然而,這個資金、場地、演員無一不缺的網劇系列,卻斬獲了多個短片獎項,3部作品的豆瓣評分均在7分以上。對于成本問題,“不思異”系列主創曾表示,缺乏資金只是促成了低成本的表達方式,過濾掉了不符合成本要求的選項,對畫面和場景有一定限制,但對主創的故事創作沒有影響,好的內容才是關鍵。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以往電視劇制作成本高,知名演員片酬甚至天價,導致服化道和其他板塊費用緊張,劇本粗制濫造,過長的拖沓劇情和集數并沒有意義。如今,短小精悍的網劇,未必群星璀璨,但擁有精良劇本和制作,將內容做好做硬,既給了一些優秀導演、編劇和演員展示自己才能的機會,也給影視劇市場一個新的格局。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查